2018年8月9日 星期四

三十五歲的七個理財目標

早前在理財網誌Budget are sexy看到一篇文章,題目是7 money goals to hit by the time you’re 35,簡單講便是三十五歲前的七個金錢目標。這篇文章吸引我的最大原因是本人今年剛好便是三十五歲,很想看看我能否達成這些目標。

其實我最大的目標是一家人開心快樂

這七個目標最早出現在Business Insider,文章的重點是achievable,即是這些目標是凡人可以達到的,而不是那些三十歲前創業賺過億的超級人生勝利組。

以下我們逐點睇,講下我有沒有達成這些目標,大家都可以回應一下自己的情況。我英文程度一般,不作出翻譯了。


2018年8月3日 星期五

再談香港年金計劃

八月八日便是香港年金計劃的登記結束日,登記了的老友記會收到分配結果和約見銀行代理進入投保程序,想買又錯過了登記期限的朋友便要等下一輪了(如果有的話)。

我在之前的文章已經表明立場,香港年金計劃是不錯的退休資產配置,原因是終身派發和有香港政府的背書。但只能使用有重病都用唔著的閒錢去買,因為退保有損失。


今次重提香港年金計劃,主要是想講下坊間如何談論此計劃。


2018年7月23日 星期一

和五歲孩子一起寫的第一個電子遊戲

某個晚上,做緊陪訓員。如常和阿仔傾計,唔記得原本講緊咩嘢,他說長大後要製造一個賣雪糕遊戲出來。我話好丫,仲叫佢講俾我聽個遊戲係點樣玩。

係半睡半醒之間,我諗其實我可以和孩子一起創造這個遊戲。

遊戲草圖和編程畫面
遊戲草圖和編程畫面

上週五放假,原本打算一家出街玩,但天氣實在太惡劣,最後只能留在家中。

我便利用這個機會,問他是否願意現在和爸爸一起創造這個遊戲。由他負責設計,爸爸負責編程。他一口答應,然後便拿起紙筆開始設計了。


2018年7月9日 星期一

是否推薦香港年金計劃俾四大長老?

講左一年有多,香港政府終於正式推出香港年金計劃的詳情及於七月十九日開始接受市民提交申請認購意向。

近兩星期的報紙都有不少篇幅談及香港年金計劃,但我認為最詳細清楚的便是香港年金計劃的官方宣傳小冊子,非常值得有興趣的朋友細讀一下。

政府和天王背書的香港年金計劃﹝相片摘自蘋果即時新聞﹞
政府和天王背書的香港年金計劃﹝相片摘自蘋果即時新聞﹞

我屬於幸運的一群,四大長老俱在,所以我一向都好留意政府的長者政策。加上政府提供給市民的財經類產物,遠至盈富基金,近至銀色債券,都往績良好,當中ibond和銀色債券都甚有派錢的味道。所以我也花了一點時間去看看這個香港年金計劃是否值得推荐給四大長老。


2018年7月2日 星期一

半桶水2018第二季季結

半桶水投資基金在第二季有買無賣,四月增持了騰訊和QQQ、五月買入長江基建和六月買回上季減持了的招商,以半年結計算,這季所有買入都是見紅。看來我還是多讀幾遍利佛摩比較好。

騰訊、QQQ和招商都是伺機加倉,沒有甚麼特別,長江基建作為新成員便另外寫了一篇文去講﹝詳見另文:又接刀,買入長江基建﹞。

HSEA和HSEB的贖回令半桶水固定收益基金現金水平提升不少,我是在找尋它們的替代品時想起長江基建的。講到賺取固定收益,長江基建絕對是當中能手,而它的股息更是從上市至今連續上升了二十一年,十分利害。


2018年6月9日 星期六

又接刀,買入長江基建 (1038)

我在五月底買入長江基建﹝1038﹞,當時李嘉誠先生已經正式從長和系主席的位置退下來。退休事件和我的買入並沒有多大關係,但倒是提供了一個看似不錯的買入機會,畢竟股價已經接連破了數次五十二週低位,但我在買入極小量後也不是完全放心,以下寫出我的一些憂慮和買入的原因。

如果說長和系的股價近期大幅跑輸是因為李澤鉅折讓效應,那麼長江基建的股價下滑便是擔心失去李澤鉅效應吧。畢竟李澤鉅先生一直執掌此公司而且成績有目共睹,市場要擔心的應該是李生在全面接掌長和系後失去在長建的專注力吧。

但與其擔心這些子非魚焉知魚之樂的問題,我認為不如擔心長江基建盈利的增長能力。

長江基建歷年股息
一圖勝萬言,這還不是增長型公司?﹝摘自長江基建2017年報﹞


2018年5月5日 星期六

HSEA/HSEB贖回和對我們的影響

好老土咁講,投資便是有風險。

匯控在五月四日宣佈,將會在一個月後,即六月四日以$25贖回HSBC HOLDINGS PLC. 8.125% Perpetual Subordinated Capital Securities (HSEA)和HSBC HOLDINGS PLC 8.00% Perpetual Subordinated Capital Securitie (HSEB)。

我在早前的文章才豪言唔覺得匯控會花錢去贖回它們,自己也身體力行在二月和四月買入HSEA。

今次HSEA/HSEB贖回同匯控轉CEO有關?﹝圖片摘自HKEJ

老實說,我事前真的預測不到這次贖回的決定。

最大的原因是匯控早兩年都大灑金錢去進行股份回購,從股價看,市場對此甚為受落。早兩年的回購金額分別是25億和30億美元,而贖回HSEA和HSEB則需要60億美元,這60億對支撐股價的幫助看來及不上同等份量的回購。